• 一个理想的数列递减,看着就想笑,根本放不出什么屁来 2019-05-18
  • 中方不得不强力回击相关新闻 2019-05-18
  •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读者座谈会发言摘编 2019-05-16
  •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为世界贡献中国智慧 2019-05-16
  • 探寻南极之境 送给世界尽头的一封情书 2019-05-09
  • 勤劳的女人最美丽 河南温县“农家女”创业带富乡邻 2019-05-08
  • The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 v3.0 2019-05-02
  • 70年 使命·梦想·荣光 2019-05-02
  • 格列兹曼宣布留在马竞 2019-04-30
  • 全国纪检监察机关上半年处分省级干部41人 2019-04-30
  • 河北开展规上制造业企业智能制造需求调查 2019-04-26
  • 时评丨让生态保护 从“禁令”走向“自觉” 2019-04-24
  • 特朗普请金正恩看“电影” 美媒:借短片展示无核化益处 2019-04-13
  • 魔芋真的能降血糖?多吃这些才能降血糖 2019-04-13
  • 中国地质公园名录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4-12
  • 游客

    游客

    • 钻石 钻石 0
    • 金币 金币 0
    • 推荐票 推荐 0
    • 月票 月票 0
    • 书架
      收藏漫画

      主人,不收藏漫画怎么追更呢~

      去找找漫画
      • 加载中......
      全部收藏 0
    • |
    • 历史
      • 加载中......
      历史记录 0
    下载APP

    扫一扫 下载APP

    当前位置 : 湖北快三> 文字 > 同人文 > Friend or foe

    Friend or foe

    2018-05-15 09:55
    来源 网络
    点赞2
    阅读5594

    湖北快三 www.lmnf.net 脑袋忽然有些疼,离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入眼是冰冷的白色天花板,晃得人眼睛生疼。离伸手挡了挡眼睛,剧烈的头痛却在顷刻袭来,眼前一片血红。在这混沌的视野中除了血红什么也没有了。

    第一章

    脑袋忽然有些疼,离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入眼是冰冷的白色天花板,晃得人眼睛生疼。离伸手挡了挡眼睛,剧烈的头痛却在顷刻袭来,眼前一片血红。在这混沌的视野中除了血红什么也没有了。

    然后他听见一个声音,他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但想不起来是谁的了。

    他听到那个声音,不断地重复——

    你在欺骗什么呢?

    是啊,你在欺骗什么呢?

    第二章

    三月的时候,校园里的?;寺?,有风的时候到处都是粉红的花瓣,这样的场景总会引起少女的心思,离不知道从那里听过五个字用来称呼三月——“少女心三月”,说起来这还真是贴切。

    “离,离学长,请收下......”

    面前的女孩子涨红了脸低着头,手里还有一封粉红色的信件。

    好吧,这是今天到校收到的第三封了。离在心里吐槽着,但面上依旧是没有什么变化,像平常一样带着温柔的笑。

    在学校喜欢离的女孩子不少,而且这部分女孩子以学妹居多。银白的头发,漂亮的橘红色眼睛,眼角似有若无的淡红色,棒棒的颜值加上温柔的性子,在开学时的演讲就俘获了不少女孩的心。

    每次开学演讲下来的人都能收到女孩子们闪闪发光的视线以及男生们的敌意,比如说现在都没对女孩子笑过一次,结果被传性冷淡的二年级生葳斯基,因为作为新生发言,颜值不错,声音不错,身材也不错,身边就围满了女孩子,当然敌意也是满满的。

    噢,还不得不提一下一个天天和葳斯基作对的二年级生季风之隐,作为和葳斯基同期的新生发言,当即就和葳斯基杠上了,说什么一定打赢葳斯基一次。这人吧,一头银发桀骜不驯,一双暗金色的眼睛是挺不错,就是天天瞪人,跟别人欠了他多少钱似的。被瞪过的男生们就不干了,于是现在季风之隐就有一个非常棒的能力——瞪谁谁怀孕。

    离的思绪还在飘呢,女孩子看见离没有接受情书的意思,有点委屈地想哭,声音都带了点不开心,“学长......”,她叫了一句,成功把离的思绪唤回来了,“学长是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吗?”

    “???”离真的没想到只是走了个神,就会被误会成有喜欢的女孩子,不过想了想这样也不错,至少不用被情书大波大波地淹没了,“是的呢,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递情书的女孩子也不是那么小家子气,既然学长有了喜欢的人也不能强求了,于是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把情书收了回来,但表白被拒绝了还是有点委屈,她感觉眼眶有点湿,眼泪吧嗒吧嗒不听话地就掉下来了。

    离很少面对女孩子的眼泪,一时间也不知道干什么,有点手足无措,然后一个手臂就伸过来揽住了他的肩膀,带的他一个踉跄。离有点恼,他还在想怎么安慰人。转头就对上了季风之隐那张脸。

    “哟,惹了什么桃花债啊我们的离大博士。”

    欠扁的语调。离保持镇定看着和自己一个班却没有半点同窗爱的季风之隐,有点想要糊季风之隐一脸。不过大庭广众之下形象也很重要,离可不想第二天成为学校议论纷纷的头条,还是黑历史的那种。

    “小学妹啊,我很沉痛地告诉你,”季风之隐摆出一副严肃而同情的表情,“离这个人啊,就是一个十足十的大混蛋,他啊,不喜欢女孩子,你知道吗......”后面没说完,季风之隐就倒吸了一口凉气——离狠狠踩了他一脚。

    女孩还没有从季风之隐出现缓过来,季风之隐的一番话瞬间又让她转不过思维来。

    不喜欢女孩子?难道喜欢男孩子?

    等等,喜欢男孩子?!原来是这么回事吗?!

    女孩子终于反应过来了,深深看了一样季风之隐,然后鞠了个躬,转身走了。

    离现在的脸色一定很差吧,季风之隐这么想着,然后他扭头就看见了一大团的黑气,已经实体化了。

    “季、风、之、隐、”,离说得很慢,脸上仍旧是如沐春风的微笑,但季风之隐可没有感受到任何春风,凛冽的北风倒是差不多。季风之隐有点想走,离再次用力踩了他一脚,微微一笑,“你、的、论、文、我、收、下、了”

    “不?。。?!”

    季风之隐的声音顿时响彻了周围的一片区域。

    没了论文是会死的啊,何况那篇论文是季风之隐花了好几个晚上才写完的,为了这篇论文他可是费了不少心血,他决定这次要和葳斯基一较高下,更何况他这次再不交的话后果会很严重。离的数据技术他还是怕的。

    周围安静了,离顿时就感觉有点尴尬,因为很多目光因为季风之隐这一嗓子都汇集过来了,可偏偏季风之隐的关注点全都在他的宝贝论文上了,根本没有在意周围奇特的目光,甚至没感觉到他的“宿敌”葳斯基也看过来了。

    好吧,估计明天要上“头条”了,离有点想要悲伤捂脸的冲动。

    季风之隐后知后觉也有一定的程度,离觉得自己要是在这么呆在季风之隐身边的话,智商肯定是要被拉低一定程度的,于是他迈了步子,保持着微笑就这么目不斜视地就从季风之隐身边走过去了。

    “离大博士你还有没有同窗爱了!”

    然后离听到季风之隐这么喊了一嗓子,脚下顿时一个踉跄,回过头去的时候还看见季风之隐眨了眨右眼,一副俏皮小妖精的样子。

    已经能够听到议论声和笑声了,离悲伤地闭了闭眼睛,想自己一世英名就这么毁在了季风之隐的手上,而且季风之隐一副“要死大家一起死”的神情......

    那就一不做二不休好了。

    “季风之隐啊,你别想不开,女孩子还是很多的,除了我表妹还有不少喜欢你的,”离的声音不大不小,但离得近点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你要是想要追我表妹别来找我啊,我搞不定。”说完之后离还很忧伤地叹了口气。

    季风之隐还没反应过来这什么情况,他觉得大脑需要消化一下刚刚离说的话。在季风之隐反应过来的时间里,离已经走出了老远,连背影都看不到了。

    第二天的头条应该是“季风之隐喜欢离的表妹了”。

    离这么想着,心里就觉得好笑,脸上自然也是藏不住的,就这么笑着朝实战课的教室走去。

    季风之隐估计是有苦也说不出来,而且离并没有什么表妹,就这么好端端的配了一个CP,而且是不存在的CP,季风之隐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头疼。

    上头条就上头条,至少不会像葳斯基一样被说成性冷淡。

    季风之隐自己安慰自己,结果一回头就看见了倚着?;ㄊ魉菩Ψ切Φ妮谒够?,这笑没有表现在脸上,倒是透过目光传过来,一时间季风之隐心里就有了无名的火气。

    “葳斯基,实战课来PK,敢不敢!”

    葳斯基原本就是看那个刚刚走掉的男生怎么反整治季风之隐的,毕竟季风之隐从来没这么狼狈过,哪怕是每次比什么都输给了自己,也没见有这么个场景——丢人丢到全校,而且还没有及时反应过来。

    “无聊。”

    葳斯基抬了抬眼,决心看完戏就干自己改干的事情,转身就走一点没有理会季风之隐的意思,而且这种事情已经习惯了,无视是最好的选择。

    “葳斯基你怕不怕我?”

    然后转身的葳斯基就听见季风之隐这么问了一句,葳斯基觉得有点好笑,但季风之隐这么一嗓子也吸引了不少的人,要想摆脱恐怕不会太容易。

    “走。”

    摆脱不了那就打一架好了,反正机器坏了也算是学校的。

    葳斯基叹了口气,季风之隐自从入校以来着实蹭了他不少时间,而且时不时还说还要去训练场比试,输了更加不服,三天两头就来纠缠。尽管和季风之隐比试一场还能锻炼一下实战反应能力,但葳斯基已经很久没有进行基础训练了。

    “葳斯基你等着我这次一定赢你。”

    季风之隐一边放着狠话一边赶上葳斯基的步伐,然后走到葳斯基前面去,他是不干走在葳斯基后面的。

    第三十七句了。

    葳斯基没有在意季风之隐这种在他眼里和小学生没什么差别的举动,倒是想了想自己听到过多少句季风之隐刚刚说的那句话了,然后他勾了勾唇角。

    “我等着。”

    第三章

    说起实战课,离的实战技术实在是不怎么样。所以每次上实战课的时候都有些发愁,毕竟实战课一般是学员抽签对战,按照击中对方机器的位置来给分,限时十五分钟,得分高的人获胜,并且可以得到一定的学分。

    离的学分也算是攒了不少,只是距离毕业也不过一年多的光景,而且毕业要求达到的学分高得吓人,达不到需要的学分不能参加毕业考试,不能毕业,还得接着攒学分。

    这不几天前有一个“八年级”的学生哭着喊着“不活了”然后就跳河了吗?

    离的实战课实在是没得到多少学分,只是偶尔碰到个比自己技术还要差点的,就赢了。

    因为实战技术弱,离经常抽出时间偷偷地练习,只是成效好像不怎么大。

    “三号牌的学员请就位,模拟对战马上开始。”

    冰冷的机械女声传了出来,离回过神来看了看手上的号码牌认命地朝实战入场口走去。进场的时候离瞥了一眼自己的对手,干练的褐色短发,只能看见一个笔直的背影。印象里好像没有这个人,估计是存在感比较低或者平时也没什么交集吧。

    “请两位学员准备好后按下左手边的红色按钮,两人都按下即视为比赛开始。”

    冰冷的机械女声在不大不小的驾驶舱里回荡着,离有点紧张,掌心有点出汗,但他没想什么,深吸了一口气,按下了那个红色按钮。

    机械女声

    “一对一实战演练马上开始”

    “3,2,1......开始!”

    机械声音落下的瞬间,离透过驾驶舱看见了纷乱排布的陨石层。这些陨石都不是真实存在的,只是用机器模拟出来的画面,但撞上去一样是会有扣分提醒的,离已经练过不少次这样的对战场景了,于是想也不想便开始探寻它的运动规律。

    左移,上升,向前,左移,下降......

    离娴熟地操控着战机,计算着时间避开陨石,前进的速度也不算慢,前进了一会儿都没有看见对手,离弯了弯嘴角,对这场战斗有了一定的把握,之前的紧张全都抛在了脑后,取而代之的是一小点即将胜利的喜悦与得意。

    观战台上,黑发的青年摇了摇头,却什么也没有说。

    连对手都没有看见就开始高兴,为之过早了。

    就在青年摇头的下一刻,离的战机便被狠狠撞了一下,剧烈的震荡让离有些坐不稳,手还抓着操纵杆,就这么操纵着战机撞上了不远处的一块陨石。

    离被震得有点发愣,机械女声及时地响起来唤回了他的神智。

    “被对方战机击中侧翼。

    “陨石撞击侧翼。”

    被对方抢先得分了。

    离有些懊恼自己的不小心,竟然没有注意到对方的战机就躲在不远处的陨石后面等着偷袭,懊恼也就一瞬,下一刻离就操纵着战机避开了对方的子弹,随即狠狠地还上了一击。

    “击中对方战机尾翼。”

    听到机械女声淡淡地报出战果,离依旧不敢放松,对方也毫不示弱,子弹打得密集,原本不能算得上是密集的弹网却因为完美地抓住了子弹发射的间隙,让离无法躲开,只能让自己少中上几弹。

    “被对方击中侧翼。”

    “被对方击中尾翼。”

    “被对方击中驾驶舱。”

    ......

    接连被击中,饶是离好定性此刻也不免有些着急了,必须得反击,离对自己说着,随即边躲避着对方的子弹边还击着,比分一直僵持不下,而十五分钟的时间却所剩无几,必须要抢得先机。

    “时间剩下一分钟。”

    离的手握着操纵杆,手心里密密麻麻的全是汗,听到仅仅剩下一分钟的时候像是下了决心一般,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观战台上的季风之隐拍了拍葳斯基的肩膀,葳斯基回过头来看他,听见他刻意压低的声音,原本应该用的是询问的语气,可从季风之隐口里说出来的时候并不是。

    “你说谁能赢,要不我们赌一场。”

    带着调笑的声音传进耳朵,葳斯基挑了挑眉,漫不经心地说道:“那边正在躲避子弹的最后会赢。”

    季风之隐笑笑,他知道葳斯基指的是离。

    季风之隐心中是明了离的实力的,能在对方手下撑这么久无非是因为对战场景离比较熟悉而对方比较生疏罢了,越想越觉得自己好像把离看得太弱了,毕竟同窗一场,心里有点不忍,可既然葳斯基赌了离赢,那么他就得赌另一个赢,没商量。

    “那我就赌另一个赢......”

    虽然不知道和离对战的是哪一位,但是对方的操作很稳定,在得分上面也很稳定,一定是个平时练习比较多的人??雌鹄醋约河?。季风之隐心情大好,觉得自己这次总算能赢过葳斯基一次了,可当他把视线转回对战场地时,那一个赢字直接卡在了喉咙里,季风之隐瞪大了眼睛,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

    葳斯基瞥了一眼季风之隐诧异的表情,笑意在眼底一掠而过,他想着对战场地中刚刚看见的一幕,也有些诧异——战机翻转一百八十度之后猛然上升,以一个俯冲的姿势避开了所有的子弹,甚至避开了周围的陨石,计算得不可谓不精准。这可是需要有一定的操作水平才能做出来的操作。

    葳斯基看着迅速被逆转的比分,有点想要知道能做出这个动作的人是谁了。

    “倒计时——”

    最后十秒钟,离看着比分丝毫不敢大意,刚刚赌了一把做出那么高难度的操作已经是走了大运,最后关头可不能被逆转了。

    “3——”

    离操纵着战机躲开对方的一波子弹。

    “2——”

    对方战机逐渐逼近,相隔不过十米的距离。

    “1——”

    倒计时最后一秒,两艘战机相撞,发出巨大的声响,观看台上的学生们霎时就白了脸,看着两艘战机似乎镶嵌在一起垂直落下,更为可怕的是离所在战机的驾驶舱玻璃已经被对手的战机撞碎,而且对方的战机直接嵌进了驾驶舱,在这种极度危险的情况下,看起来是凶多吉少了。

    有几个胆小的女孩子已经有点想哭了,眼眶红红的,估计是对离有意思的那一类。组织演练的老师脸色更是十分难看,手哆嗦着半天没什么动作。

    两艘战机落回地面,发出巨大的声响。落地的瞬间以战机为中心升腾起一团灰黑色的烟雾,让外面的人看不清里面到底怎么了,到底是死是活也没有个准数,更为关键的是不知道战机是否会爆炸,组织演练的老师暂时也不敢放防护气。里面要是放了防护气,那里面生死未卜的学员直接就是死,没有任何生还的机会。

    现在也不敢随便进去,战机处于极为危险的地步,谁都不想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人,哪怕是老师也不怎么愿意。

    怎么办?

    组织演练的老师有点着急,死盯着那一团灰黑色的烟雾,心里是期盼着两位学生安安稳稳地相互搭着肩膀走出来,可半天也不见动静。

    烟雾中似乎有一点橘红色,眼睛毒辣的人一眼辨认出那是战机内部出现故障非常容易爆炸才会产生的火花,这更是急坏了组织演练的老师,他实在是不想放防护气,毕竟里面有一位家里的身份地位可不是好惹的,要是死了这件事就难办了。

    “老师,我进去看看吧。”

    冷淡的声音,透露着声音主人对自己实力与自保能力的绝对信任。

    漫评

    扫一扫,下载APP

  • 一个理想的数列递减,看着就想笑,根本放不出什么屁来 2019-05-18
  • 中方不得不强力回击相关新闻 2019-05-18
  •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读者座谈会发言摘编 2019-05-16
  •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为世界贡献中国智慧 2019-05-16
  • 探寻南极之境 送给世界尽头的一封情书 2019-05-09
  • 勤劳的女人最美丽 河南温县“农家女”创业带富乡邻 2019-05-08
  • The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 v3.0 2019-05-02
  • 70年 使命·梦想·荣光 2019-05-02
  • 格列兹曼宣布留在马竞 2019-04-30
  • 全国纪检监察机关上半年处分省级干部41人 2019-04-30
  • 河北开展规上制造业企业智能制造需求调查 2019-04-26
  • 时评丨让生态保护 从“禁令”走向“自觉” 2019-04-24
  • 特朗普请金正恩看“电影” 美媒:借短片展示无核化益处 2019-04-13
  • 魔芋真的能降血糖?多吃这些才能降血糖 2019-04-13
  • 中国地质公园名录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4-12